这个曾激烈呼吁“废除君主制”的女士可能要当英国首相了

10岁想当政治家,18岁想当首相,曾经大声疾呼“取消君主制”,一转眼又成保守党人,政治生涯曾遭遇婚外情打击,而她的老爸不愿同事在自己面前提起这个快要当首相的女儿……

虽然英国保守党之争的结果要到当地时间9月5日下午才最终揭晓,不过,民调显示,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将以大幅领先的优势,击败前财政大臣苏纳克,成为英国的下一任首相。

因为屡屡发表荒谬的言论,这位即将成为英国新首相的女士在中国也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了。不过对于特拉斯,我们了解多少呢?看看英国媒体是怎么描述她的吧。

利兹·特拉斯生于1975年7月,狮子座。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当她10岁的时候,立志要成为一名“政治家”。18岁时,她告诉她在牛津大学的同学,她真正想当的是英国首相。当时她说,她的梦想是成为继撒切尔夫人之后英国的第二位女首相。特雷莎·梅的出现打破了她的雄心。但现在,特拉斯已经非常接近获得唐宁街10号的钥匙,并接近成为英国第三位女首相。

你认识休·奥利里吗?他是特拉斯的丈夫,但是他在整个特拉斯竞选保守党的过程中几乎没有露过面,甚至几乎没有被提及过。

奥利里出生于1974年,他曾经的邻居形容,他小时候是一个严肃而安静的男孩。奥利里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后成为一名特许公认会计师。特拉斯1997年在一次保守党的会议上认识了奥利里,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是在滑冰场。3年后,他们结婚,后来有了两个女儿。奥利里一直在家当家庭主夫。

英国《每日邮报》说,在3年前的情人节,特拉斯曾将奥利里称作 “我生命中的挚爱”。但英国《卫报》昨天的一篇评论说,奥利里的低调,也许是跟特拉斯那段婚外情风波有关。

《每日邮报》说,那是特拉斯夫妇一次严重的婚姻危机。2004年至2005年间,特拉斯被爆与已婚的英国保守党议员马克·菲尔德有染。结果是特拉斯的婚姻幸存下来,而马克·菲尔德在2006年宣告离婚。

2009年,特拉斯被提名为诺福克选区的保守党议员时,她的这段绯闻被媒体曝光,很多诺福克选区的保守党成员愤怒地抱怨他们对此事“一无所知”,并发起了要求把她“换掉”的运动,但最后特拉斯还是惊险过关,当选议员。

特拉斯政治生涯的首次亮相是在1994年9月,但那时,她的身份并非保守党人,而是牛津大学的自由人,她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支持一项呼吁废除君主制的动议。而到了1997年,特拉斯在参加了一次保守党的会议后,就转向了保守党。

特拉斯的父母,约翰·特拉斯和他的妻子普莉希拉都是左翼人士。身为数学教授的父亲对特拉斯从支持反君主制的自由转变成支持保守党感到“非常难过”,对他的孩子甚至开始“倾向极端右翼政治”感到“非常震惊”,以至于影响了他们的关系。他至今无法原谅女儿。据说,他禁止他的大学同事在他面前谈论女儿。最近他的一位同事对英国《每日快报》说,“约翰对他女儿为竞争首相职位而提出的政策感到心烦意乱”。

而特拉斯在近期的选举活动中,一再否认她早前的左翼观点,并称她在1994年主张废除君主制的演讲是一个“错误”。

马克·斯蒂尔斯,特拉斯在牛津大学的一位老师,对他这位曾经的学生“评分”并不高。他说:“特拉斯缺乏托尼·布莱尔或戴维·卡梅伦那种对媒体的热情。她缺乏戈登·布朗的顽强决心,也缺乏玛格丽特·撒切尔的耐心以及长远的眼光。”

他还说:“这不仅表明我在25年前严重低估了她,可能也表明我们的政治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经过8个星期争夺,英国保守党选举结果9月5日将揭晓,根据各项民调数据,现任外交大臣特拉斯大概率胜出。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将于6日接受现任首相约翰逊的辞呈,保守党新领袖将成为新首相并受邀组阁。新首相能给英国带来新气象吗?英国民众和英国的盟友对这个问题似乎都比较悲观。与此同时,欧盟、美国都出现了对特拉斯感到“不安”的声音,而她在竞选过程中对中俄等国激烈、粗暴的言辞,更是引发担忧。

“雪上加霜”的是,就在英国新任首相即将揭晓之际,IMF最新数据显示,印度在去年最后三个月内超越英国,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英国今年前两个季度经济增长缓慢,而印度经济今年预计将增长7%以上,双方差距将进一步扩大。这是100多年前美国GDP超过英国之后,又一个当年的殖民地超过宗主国。虽然英国对此已有心理准备,但被前殖民地、现在的英联邦成员历史性赶超,对英国精英的优越感和傲慢无疑都是一种刺激。

谁都能看出来,一大堆难题摆在英国新首相面前,英国正处于“危险的临界点”。最突出的是英国普通民众正被不断高企的生活成本压得喘不过气来,一些贫困家庭甚至面临生命的威胁。从10月起,英国家庭的年度能源价格上限将大幅上调80%。寒冷的冬天即将来临,有预计称将可能有相当多的人在这个冬天冻死。更棘手的问题是经济复苏乏力。英国商会近日警告称,英国经济将在2022年底前陷入衰退。

这么严峻的国内形势,这么多不容回避的严重问题,本应激发出执政党更强烈的使命感和时不我待的紧迫感。但英国保守党在干什么呢?他们不仅在面对真正的问题时束手无策,还把主要精力放在政治内耗和对外攻击上。尤其是特拉斯,她几乎在整个选举过程中都一门心思渲染中俄威胁,极力鼓吹增加国防预算,甚至声称按下核按钮“是首相重要职责”。特拉斯在竞选期间作出的最明确承诺,是到2030年将GDP的3%用于国防,这将是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最大增幅。

有人说,特拉斯很渴望被视为新一代“铁娘子”,她在着装上经常选择与撒切尔夫人相似的服饰,在行事风格上也想复制“铁娘子”。但要成为新一代“铁娘子”,特拉斯更需要认清时代的发展潮流,改变僵化落伍的“帝国思维”,特别是,将更多精力放在国内务实发展上,而不是投机取巧转移矛盾、甚至把“对华强硬”当饭吃。毕竟,靠玩弄地缘政治或许能抢一时风头,但终究化解不了英国面临的现实困境。

特拉斯的另一项竞选表态则是,如果担任首相,她可能会把中国列为对英国的“国家安全威胁”。我们想说的是,试图通过渲染“中国威胁”、抨击其他国家来转移国内注意力,就像是蹩脚的政治脱口秀演员玩烂了的梗,这除了暴露这样的政客在治国理政上的无能之外,没有任何别的意义。这个时代,欧美政治家们要走出一条务实创新的外交政策之路很难,最容易的就是跟风迎合民粹主义,但这只会给他们的国家带来更加艰难的命运。

最新民调显示,即便英国选民认为特拉斯会成为下任英国首相,她在全国范围内的支持率依然下滑了。仅有12%的英国人认为特拉斯会成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而52%的人则认为她会表现很糟糕。希望英国新首相能从当前形势以及舆论反应中受到触动,拿出足以打破、逆转外界负面印象的实际行动出来,点燃英国人对未来新的期待。这也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愿意看到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